“阿云小说”最新网址:https://www.iayxs.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阿云小说 > 恐怖小说 > 妖孽庄主休要逃 > 第九章 离歌

妖孽庄主休要逃 第九章 离歌

章节列表
好书推荐:太玄封天印 死神战尊 终极护花高手 前任无双 雷神皇 冥妻挚爱 尸魂落魄 极品水手混都市 
    面对着风痕千叶越来越阴沉的脸,这男人也太小气太霸道了吧,还是先为自己的生命安全作打算,逃吧!转身岳夜大步遁走,先逃掉这一关再说,起码不能让他逮到,否则又是被强吻。

    眼看着就要到大门了,希望的光明逐渐在眼前点亮,可谁知当岳夜推门而出的一刹那,不知道什么地方死来的人,挡住了她的求生之路,乍一看这人不就是刚刚楼下的那红衣男子吗,不过现在的情况,哪里顾及的了这么多,躲闪开红衣男子的身体,岳夜打算循着男子与门之间的缝隙钻出去,可谁曾想到,风痕千叶却早先一步的单手抓住岳夜的衣襟,似抓小鸡一般拎到自己的怀中,随后扛在肩上。

    清冷的声音有些怒意,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离歌“有事?”

    话说离歌刚一开门,就看到一莫名生物冲了过来,这不是风痕千叶宝贝的那个干煸四季豆吗,本想逗她一逗,可是见那小子阴森的表情,最终还是放弃了自己念头,这小子可是个翻脸不认人的货,随手将衣服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离歌好奇的看着被风痕千叶扛在肩上的岳夜“诶!我说妹妹,你居然能泡到风痕山庄的少庄主,厉害!!!”

    “没事情就滚。”将岳夜从肩上放下来,但是手臂还是抓着胳膊不放,风痕千叶目光阴冷的扫着离歌。

    “好吧好吧,卸磨杀驴喽,果然是兄弟用来出卖的,祝你性福啊。”话里有话,离歌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被圈在怀中的岳夜,随后走了出去,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关门,啧啧!!!!这丫头虽然身材没料,但是长得还不错,就可惜那一头短发了,不会是庵堂里出来的吧,风痕千叶这小子果然胃口不一般啊。

    “不要走啊,红衣大哥,你等等我找你有事情。”企图将离歌留住,可惜看着门被无情的关上,你大爷的,耳朵里面塞鸡毛了啊。

    “我说过,不要忤逆我。”清冷的声音换来岳夜一个大大的白眼,这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望着那娇红的双唇,风痕千叶再一次的袭了上去。

    原本打算开口反驳的岳夜,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脸庞,不由得心里叹了口气!她又被强吻了,每每自己有任何忤逆他的想法或者意愿,得到的结果都是风痕千叶惩罚性质的吻,不过……这吻时间也太长了点吧。

    风痕千叶很满意岳夜此时的状态,至少不反抗已经说了开始习惯了,离开了岳夜的双唇,风痕千叶清冷的眸子尽是玩味“很好,开始渐渐习惯了,不错。”看来他已经在这女人心中有存在感了,看着岳夜眼神以及脸上的换乱表情,风痕千叶心中更加确信。

    习惯,不错,什么习惯,什么不错,你那只眼睛看到她习惯被你强吻了,岳夜脸曾的一下子再次的红了起来,语无伦次的嚷嚷着“什么习惯,习惯个鸟,你每次都不由分说的亲过来,你叫我说什么,还有别以为你是风痕山庄的少庄主我就怕你,我告诉你,也就是在你们这个时代,在我们那早让人灭了你了,哪里还轮得到你这么嚣张,你以为你看到了我身体,除了你我别人就嫁不掉了?放屁!在我们那就算我和别的男人上床了,还会有好几十号人在后面排队等着娶我,我根本就不稀罕做你们风痕山庄什么少庄主夫人。”一口气的嚷嚷完,岳夜脑子一团浆糊,完全没有衡量过后果,只是任由自己发泄心中的不满,可这些在风痕千叶看来,却是相当的忤逆与反叛。

    风痕千叶眯着双眼,看不清楚眼神中究竟是什么神情,只是从面部阴森的表情看来,他动怒了,盯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她刚才所说的一字一句偶听在心里,再一次狠狠地将岳夜牵制在怀中,风痕千叶双眸中的阴冷越加浓烈“你认识别的男人,上床……谁”清冷阴寒的语调几乎将岳夜凝结,既然是他选定的女人,谁都不要妄想碰触。

    一脸愁闷的岳夜现在尤为的苦逼,她只不过是发泄心中的不满,这男人怎么断章取义呢,被风痕千叶紧紧地束缚在怀中,有些喘不过气来,果然冲动是魔鬼,都怪自己明知道这男人的顺着他说,犯浑犯浑了!!!

    岳夜看着面前表情阴冷,几乎想剁了她的风痕千叶,立马了赔笑的脸“风痕千叶。”

    “相公”风痕千叶阴冷的话语强调这他对于这女人的身份。

    你大爷,你试着趁火打劫,好吧!先妥协与你,等事情平静下来再想起他对策“相……公。”这一声相公叫的尤为生疏,岳夜身体的整个汗毛都竖了起来,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无奈!谁让自己现在是俘虏,只能任听安排“相……公,你会错意了,我的意思是像你这么玉树临风、潇洒帅气、武功高强的美男子简直就是我们女人心中的偶像,好几十号人在你后面等着嫁给你,我太有荣耀做风痕山庄的少庄主夫人。”除了赔笑还是赔笑,在岳夜脸都快笑抽筋的时候,风痕千叶才满意的放开了岳夜,不过在放开之前,又是一番狠狠地强吻。

    “服侍我沐浴。”风痕千叶放开岳夜先一步进入屏风后面的浴桶,听着屏风外面女人的叹息,俊冷的嘴角微微浮现出笑意。

    咳!岳夜叹了一口气,她这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无奈的拿起屏风上面搭着的方巾,走进屏风后面,看到风痕千叶已经尽到了浴桶里,走进了浴桶,拿着方巾擦拭着他的身体,虽然动作在继续,可心思早就飞到了十万八千里外,咳!岳夜心中不由得叹气着,想当年去洗澡堂,哪一回不是别人给自己搓澡,而现在!她竟然沦为别人的搓澡工,悲哀的苦逼的万恶的旧社会啊。

    “你如果不想服侍我沐浴,那我服侍你沐浴可好?”风痕千叶清冷的声音突的想起,拉回了岳夜乱想的思绪,看着风痕千叶的手臂已经被自己搓红的一大片,连忙道着歉“对不起,我好好的给你搓。”

    呜呜呜!!可怜!可悲!岳夜不再想其他,认认真真的给风痕千叶搓着身体。

    而一直蹲在门外偷听的离歌乐得几乎背过气,风痕千叶本就不是正常人,这找的女人更惊于常人,就拿他刚才偷听到的那些话,岂是女子能说出口的,就算是青楼女子,也会感到羞愧,不过那干煸四季豆就好似说家常一般,妙哉!妙哉!甚是有趣啊。“咳咳……”笑的太猛,不禁的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离歌一边笑着,一边咳嗽着离开了风痕千叶的房门前。
章节列表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