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云小说”最新网址:https://www.iayxs.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阿云小说 > 科幻小说 > 驯兽记 > 第十四章 怨念根深

驯兽记 第十四章 怨念根深

章节列表
好书推荐:都市仙火 池少的头号宠妻 朝天阙 妃戴凤冠美如画 Boss一宠上瘾:老公太霸道 飞花何处是 倾心一顾再难忘 染指千红 
“不好了,不好了,姐姐子宴你们终于回来了。”

刚走进柳树里面就听见守柳那杀猪般的大叫。

“怎么了”

“我们这里遇小偷了,我的钱不见了,那可是我辛辛苦苦的攒的棺材本,不见了,不见了。”守柳再次鬼哭狼嚎起来。

子宴目光锁定在我身上,看我要怎么收场。

这个守柳现在的他那里还需要什么棺材本,怕是给他解释也解释不通,我随手一掐道:“定是你看错了,你在回去好好看看。”

“哦”听我那么一说守柳去查看他的钱袋子。

“姐姐你骗他。”子宴在我耳边幸灾乐祸的开口着。

“反正他也用不上,就为了让他安个心。”

“这是个好办法,以后我也这么办。”

果然近墨者黑。

“在在在还在,吓死我了,那可是我的棺材本呀,可是早上我明明看到没有了”

“定是你老眼昏花了。”

我和子宴异口同声的回应着守柳。

入睡到后半夜,我发现九月不见了,我随手一算,不好,我冲出柳树林。

子宴发现我的行踪,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却还是跟了上来。

我来到一间茅草屋前,不知为何子宴没有跟来,按他的速度应该来了,但是眼前最重要的不是子宴,先解决这里再说。

我大手一挥屋里的所有人都被我保护起来,安然入睡。

“哎呦”

屋里传来九月的惨叫声。

我隔空推开门移步到屋里的一张床前,果然是今日集市上那个卖孩子的老头。

“娘亲,你为什么要救他,他该死”此时九月那透明的圆球,已经火红起来。

“他所犯何事,你要至他于死地,再者天有天规国有国法,他只是一介凡人要制裁他也轮不到你,你这样就等于在乱杀无辜,要遭天谴的。”

“遭天谴,娘亲认为我还会怕遭天谴,像他们这样不要孩子的父亲都死不足惜。”九月说完拼劲全力yù冲破我的阻碍。

“九月。”我心有余悸的叫道,幸好自己及时赶来,不然后果就不堪设想,原来在九月心里他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怨恨着。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你就应该知道你父亲,他乃上仙,你作为他的孩子更要以身作则不能乱杀无辜。”

“我从来都没有父亲,他囚禁了您几百年,还把我扔进火浆池只留这么一个元神还被他打入着枉死地狱,他不配当我的父亲,若有的一日我能出的了着枉死地狱我定将他碎尸万段。”

“九月”我大手一挥九月就撞到一边的墙壁上:“若再让我听见这种大逆不道的话,看我不打死你。”我知道九月恨着灼言,但是我没想到九月竟要弑父,那是会万劫不复的,生生世世无法轮回不说,还得生生世世受尽无尽天雷劈打的苦楚。

“我恨他,恨他,我恨不得把他剥皮抽骨。”九月怒火全部燃开来,那圆球从火红已经蔓延成火焰,而且那火焰越来越旺,也许九月是怕伤到我,自己跑了出去。

“九月”我急忙追出去,我不知道九月还会作出什么极端的事情。

“您别过来,你是他的妻子,我会杀了你的。”来到一条河边九月看着我怒火中烧的开口道。

愤怒中的九月不仅要杀灼言,还杀灼言身边任何一个和灼言有关系的人,包括他的母亲我,这是有多大的怨念才会变成这样,如果当初我没有那么恨灼言,九月就不会被我给影响,我从未这么后悔自己那么恨过灼言。

“对不起九月对不起,我不该把我的恨转移到你的身上,你要恨就恨我。”这一生除了拜师南宫凡以外,我第一个跪的竟然是自己的孩子:“我求求你,不要在折磨你自己,他已经让我们团聚,你放下吧。”

“不可能,你走开走开,如果这一生不能杀了他,我将永远永远被这怨念所控制。”九月看到我为灼言求情,怒火不减反增。

“是不是只有灼言的死才可以消除你心中所有的怨念,我答应你若有一日可以走出着枉死地狱我定把灼言”即便我那样恨过灼言却从未想过真正要过灼言的命,我实在不想违背自己的心,却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九月万劫不复,权益之下开口保证道:“定把灼言碎尸万段。”

“娘亲”九月低声叫道,带着火红的圆球慢慢靠近我。

“但你不得动灼言丝毫,你所有的恨都只能让我替你完成。”无论无何我都不能让九月弑父,那样的痛楚他承受不来,也不该他来承受。

“娘亲”此时的九月再次变回那个通明的圆球跳上我的手掌,看来他是接受我的要求了。

“我们回去”我也轻声的回应着。

“娘亲你此话可当真你会手刃灼言”

九月如此bī我,我唯有点点头。

“但我手刃灼言的代价就是你不得动他丝毫。”

我虽心疼那孩子,但也不能因此让这孩子没有底线,我也同他做着jiāo换。

“我哪里动得了他,这世间只有娘亲你一人可以杀的了灼言,娘亲你可别忘了你今天说的话,否则你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孩儿被怨念无休止的折磨”

原来这一切都是九月的苦ròu计,为了杀灼言他不惜欺骗我,我知道如果不是我和灼言他不会变成这幅模样,所以我并不怪他。

只是手刃灼言,我的前提是须得走出着枉死地狱。

但我和灼言却有过约定,我若是走出枉死地狱无论是何原由都必须回到灼言身边,那个曾经囚禁我三百年,那个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而抛弃了我和孩子的男人,我怎么能再次回到他的身边。

我说过生生世世也不会走出着枉死地狱,这样以来我就不用履行和灼言约定,也不会失信于九月。

div
章节列表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