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云小说”最新网址:https://www.iayxs.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阿云小说 > 修真小说 > 前任无双 > 第一四八章 阴狠

前任无双 第一四八章 阴狠

章节列表
好书推荐:问道江湖记 大唐首座 炼丹笔记 暗夜传说 眼见为拾 邪性前夫,别过来 如果重遇你 我是只害虫 
    见他战战兢兢不说话,公虎召大概也知道他担心什么,提醒道:“你放心,就事论事,没其他意思。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公虎家族认可你的能力,愿意扶你做周氏会长,以后周氏改成彭氏也不是不可以。”

    彭希抬头,也就事论事道:“按理说,洛天河不敢太过妄为,杀害舅舅的可能性不大。此时静候舅舅归来便可,大簿何出此言,莫非是舅舅哪做的不对遭了公虎家族的厌,以致于公虎家族要放弃舅舅?”

    公虎召:“倒并非如此,而是另有原因。”

    彭希道:“此事非同小可,大簿可否告知为何?”

    公虎召:“还记得我之前问你的,周满超对秦氏提的条件吗?”

    彭希惊疑不定,“大簿的话自是不敢忘,与此有关不成?”

    公虎召:“没错,秦氏愿意向周氏和潘氏妥协,交出三分之二的竞标获利。前提是要你上位!”

    彭希惊讶不已,“这不可能!秦氏之前不答应,竞标已经得手后岂能答应?”

    公虎召:“不会有错,条件是秦仪提的,我已经和秦仪通话商谈过。主要原因是南栖家族欺人太甚……”他把秦仪的那套说辞重复了一遍。

    谁知目光急闪的彭希听后立刻惊呼,“大簿,此事有诈,秦仪这贱人城府极深,她此举是想在周氏内部制造内乱,意欲将周氏掣肘住,好为秦氏争取发展时间消化到手的利益,一旦被她得逞,秦氏回头必碾压周氏。这贱人阴险多谋,大簿万万不可上她的当!”

    公虎召淡然道:“道理不用你教我,这事我已经上报家族那边,公虎家族也怀疑这女人有这企图,也有小心提防。她说的事,家族那边已经密查过,所言不虚,南栖家族的确要秦氏六成的利!”

    彭希:“岂可因此而信,若是南栖家族与秦氏合谋,如何是好?”

    公虎召:“这事自然是要秦仪签订了契约方可执行,契约在手,仙律当头,由不得秦氏抵赖。如今,我只是想要先明确你的意向,好做进一步的安排。”

    彭希当即拱手道:“秦仪居心歹毒,手段莫测,此事彭希绝不敢应。舅舅待在下不薄,彭希绝不敢有负舅舅,谢大簿厚爱,还请大簿收回成命!”

    竞标的事千算万算还出了错,他有点被秦仪的手段给搞怕了。

    这种没谱的事,怎么看都不稳妥,如今周氏只有他一个内亲,他的能力也不差,以后自然会顺顺当当接手周氏,犯不着冒这样的风险。

    公虎召劝他也是这个理由,“如今的周氏,周满超迟早要交付给你,只不过早点退位和晚点退位的区别。你若是担心周满超那边,大可不必,有公虎家族在,周满超不会有什么意见。”

    有句话他没说出来,只要事情能成,秦氏真能签下契约交出那么大的利益,公虎家族让周满超无法活着回来也是可以的。

    彭希都不知该说他什么好,事情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你公虎家族未免也太自大了一些,舅舅掌控周氏多年,布局已深,岂是谁想夺走就能轻易夺走的?真要如此的话,早就被公虎家族内部不轨的人给谋取了。

    牵涉到权力的事,舅舅焉能轻易让人谋去而养老?权力是能让人你死我活的事情,尤其是获悉遭遇待之不薄的亲外甥背叛后,舅舅的愤怒可想而知。

    这个时候夺权,无异于是不想让舅舅挡路,想让舅舅去死,和谋杀舅舅没什么区别,这个名声可不是那么好担的!

    经商的人坏了名声是什么后果?他不得不考虑长远!

    而舅舅一旦回来,盛怒之下,除非你公虎家族不想要了周氏这么大的利益,否则必能把周氏搅个翻天覆地,掌控经营周氏多年的舅舅完全有这个能力,可逼公虎家族屈服。公虎家族若不答应,只怕周氏谁也别想要,玉石俱焚!

    现在这边敢说这个,不就是看舅舅不在么。

    话又说回来,若是舅舅真的已经死了,那他上位自是自然而然的事,周氏方方面面自然要归顺。

    但周满超毕竟没死,只要周满超还活着,对周氏的威慑力就还在,他彭希也不敢轻易造次!

    当然,让周满超死的话,他也只能是放在心里,不可能也不敢说出来。

    总之不管说什么,彭希可谓是死活不答应,且避之不及地告辞。

    离开院子时,心中的情绪可谓起伏不定,有些事情他不答没用,他担心公虎家族会来个生米煮成熟饭,一旦公虎家族真跟秦仪签约了,到时候公虎家族怕是要对舅舅下毒手,最终他恐怕想不上位都不行。

    可他能说公虎召什么,能警告公虎家族不要乱来吗?

    这么大的利益,对公虎家族来说,完全可以先试试看,不行则打住。

    一路上,彭希都绷着一张脸,这次算是再次领教了秦仪的手段,那女人简直是变态,突然抛出这一手来,让人挡都没办法挡!

    偏偏这还不是什么十足意义上的阴谋,人家不在背后搞你,直接摊出来,让你们自己做选择,你识破了也没用,只考验方方面面的人心。

    人心是经得起考验的东西吗?

    他内心里难道没有一丝希望公虎家族生米煮成熟饭把舅舅给杀了的想法吗?只是理智压制住了欲望而已!

    他现在是既不想上秦仪的当,内心深处又有几许不可对人言的期待,搞的他心神不宁,心思起起伏伏难以集中,犹如一座平静湖面不时有人抛入石头,涟漪阵阵,心湖如何能安?

    他不得不承认,这招真正是阴狠,之前做梦也没想到秦仪会来这手,彻底令他方寸大乱!

    他现在担心上了潘氏那边,听公虎召所言,潘氏恐怕也要遭遇这同样左右为难的困境……

    潘氏的确遭遇了同样的事,有些事情的背后,相罗家族和公虎家族是做了沟通的,这种事不做沟通也不行,事情牵涉到两家,一家单干没用。

    一旦沟通后有了结果,自然要联手行动,徐潜已被相罗舍紧急给招回了天古城。

    面对相罗舍,徐潜比彭希还不堪,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尽管因为秦仪的提醒,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知道相罗舍可能会说什么。

    但真正面对时,还是因相罗舍的话而导致一身的冷汗,实在是难以两全。

    相罗舍:“我说了,这不是开玩笑,相罗家族是真的要扶持你上位!”

    徐潜摇头:“大簿,岳父待我不薄,我焉能在他落难时背叛……”

    潘府小楼内,潘凌月静坐,面色深沉地看着窗外。

    勾星静悄悄站在边上,自从潘凌云失踪后,她就跟了潘凌月,也算是被潘凌月收留了。

    上楼声响起,潘凌月的心腹随从孤北快步来到她身边,道:“徐潜回来了,连大小姐那边都没去,就直接去了相罗舍那边,不知在谈什么。”

    潘凌月脸颊紧绷了绷,“确定他真的去了秦府和秦仪密谈?”

    她已经盯上了徐潜,因为突然收到风声,说秦氏已经和相罗家族背地里达成了约定,只要相罗家族扶徐潜上位,秦氏便让利。

    此事立马引起了她的警惕,一查,发现徐潜居然在大晚上去了秦府。

    孤北道:“是不是真的和秦仪本人密谈,不能确定,但可以确定,他当晚的确去了秦府。他自己不是也说了么,秦仪说能救会长,他才前往赴约试试看么,谁知秦仪想挑拨离间。”

    潘凌月:“那他之前为何不说,还要我假装过问才肯说?秦仪救我爹?这种鬼话他能信?”

    孤北迟疑道:“这种事情若不问及,恐怕换了谁都要犹豫。这显然是秦仪故意所为,摆明了的确是在挑拨离间!”

    潘凌月:“我知道那女人居心歹毒,是在挑拨离间,可面对这么大的利益,相罗家族会如何抉择?此时把姐夫招来面谈,难道你我心里还不清楚什么吗?有相罗家族扶持,能成为潘氏会长,姐夫会不会心动?”

    “这…”孤北沉吟不语,这么大的诱惑还真的是不能确定,他如何能保证,回头与勾星对视了一眼。

    潘凌月:“姐夫若真在此时起了异心的话,那他就会不希望父亲活着回来,相罗家族也会不希望父亲回来,这是要置父亲于死地!”

    孤北皱着眉头道:“这毕竟只是猜测和担心,等到徐潜过来了,问问清楚便知,千万不可上了秦仪那贱人的当。”

    潘凌月面无表情道:“这事不知姐姐知不知道,有没有卷入!”

    孤北和勾星面面相觑,这种家大业大的事,外人还真不好多说什么……

    夜幕深沉,天快亮了,可秦仪却是一夜未眠,正笔直倒立着,身姿线条优美。

    一旁静坐的白玲珑手上的手机响起,她立刻打开了接听,听后道了声“好”便挂断了电话,起身对秦仪道:“内线报,徐潜出来了。”

    秦仪立刻折腰落地,站了起来,脸蛋红扑扑的,且一脸的汗,“联系他。”

    白玲珑当即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从相罗舍落脚庭院出来的徐潜,明显心神不宁,他终究还是不敢轻易背叛潘庆,拒绝了相罗舍。

    没走多远,正想着该怎么向潘氏姐妹解释,身上电话突然响起,摸出接通,“谁?”

    话筒里传来了秦仪的声音,“是我,秦仪。”

    徐潜立刻脸色一沉,“你又想怎样?”

    秦仪语气平静,“不要急,我也是一片好心想提醒你。我接到线报,潘凌月已经准备先下手为强、以绝后患,准备除了你!”

    徐潜大惊,“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

    “听不听是你的事,你自己看着办。”秦仪声音消失,中断了通话。
章节列表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