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云小说”最新网址:https://www.iayxs.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阿云小说 > 修真小说 > 前任无双 > 第一四九章 狼心狗肺

前任无双 第一四九章 狼心狗肺

章节列表
好书推荐:风流地煞师 撩火总裁潜规则 霸道总裁之娇妻宠成瘾 问道江湖记 国民千金宠上瘾 大唐首座 恋上傲娇女老师 残剑噬天 
    “你…”徐潜怒斥的话未能说出刺激到对方,对方没给他机会。

    放下电话的他,心中又惊又怒,知道从头到尾都是这女人在搞鬼,也知道这女人在挑拨离间。

    不知道都不行,秦仪公开跟他说了,就是在挑拨离间,人家都不带隐瞒的,嚣张至极!

    越是摆明盘子跟他来,他越是害怕,说明人家胜券在握!

    也知道这女人这个时候来这通电话可能没安好心,可他还是忍不住审慎地观察着四周。

    关键是秦仪所说的事情潘凌月的确有可能会做,而且是相当有可能。

    此时原本正常的四周,在他看来已经是危机四伏。

    就在他有点不知该如何是好,迟迟难以挪动脚步时,潘凌月的贴身随扈孤北来了,徐潜眼睁睁看着他走来,心弦紧绷暗藏戒备,已是担心孤北会对自己不利。

    他下意识看了看后方相罗舍落脚的庭院,见那边的守卫也正盯着这里,心中稍安。

    有相罗舍的人盯着,孤北会出手的概率也小了些。

    孤北感觉到了徐潜神色间的异常。

    走到徐潜跟前时,他还是微笑客气着打招呼,“徐助理。”

    徐潜问:“有事?”

    孤北道:“二小姐有请,请您过去一趟。”

    徐潜瞳孔骤缩,点头道:“好,你先去,我回头就过去。”

    孤北颔首,“好。还请徐助理尽快,不要让二小姐久等。”说罢略欠身,回头转身而去,走远些后,又回头看了眼,发现徐潜依然停在原地,正盯着自己,当即报以微笑,回头走了。

    不过眉宇间已是疑云重重。

    此时的徐潜真正是寸步难移,难以抉择,嘴上虽然答应了孤北会过去,可他根本不敢过去。

    秦仪的话沉甸甸压在他心里难以移开,也知道秦仪可能在搞鬼,可他不敢赌,他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去赌秦仪的话是假的。

    潘凌月知道他单独进过秦府,和秦仪会过面,潘凌月为此还问过他怎么回事。

    他告诉了潘凌月,所以潘凌月知道了秦氏要让利扶他做潘氏会长。

    潘凌月肯定也知道了相罗舍紧急召他来见,相罗家族什么意思,估计潘凌月也猜到了。

    种种对潘家不利的情况下,潘凌月会怎么做?

    别说潘凌月,换了是他站在潘凌月的立场,也有可能会对他下毒手,如同秦仪说的,以绝后患!

    思之再三,他后退了,慢慢后退,忽回头,又向相罗舍落脚的庭院走去。

    他知道,这一去,自己就没了回头路,可他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冒险。

    听说他回来了,相罗舍立刻露面见了他,见面便问:“怎么,改变了主意?”

    徐潜:“大簿提的事,我可以答应,但我有个小小条件。”

    相罗舍顿时一脸不满,竟敢跟他谈条件,但大事要紧,还是耐着性子问道:“说说看。”

    徐潜:“潘凌月知道了秦氏要让利扶我上位的事,她一定会阻止,在下希望能让潘凌月消失。”

    这也是要从相罗家族这边得到诚意,只要相罗家族杀了潘凌云,那么相罗家族也就没了回头路,便只能扶他上位。

    相罗舍皱眉,“潘凌月怎么会知道的?”

    徐潜:“她之前获悉我去了秦府,联系过我,我老实告诉了她。”

    相罗舍忍不住翻了白眼,算是服了他,“你的确有够老实的,这种事焉能告诉她?”

    殊不知徐潜也没办法,秦仪摆明了在挑拨离间,他瞒着有屁用,秦仪肯定会让潘凌月知道,一旦潘凌月知道了,他却瞒而不说,那问题就大了,届时潘凌月想不怀疑她有异心都难。

    只怪他之前没决定要背叛潘庆,想着不能着了秦仪的道,结果现在才发现,秦仪已经把他扔进了泥涝,身陷其中爬不出来,也休想一身干净。

    徐潜再次强调,“我夫人潘凌薇我很了解,我有把握稳住她,但潘凌月一定会拼命阻止的,还望大簿三思!”

    “你的意思是杀了潘凌月?”相罗舍疑问,见对方不吭声,知道是了,顿时迟疑难定,最终摇头道:“不行,现在秦氏还没签下契约,冒然对潘凌月动手不合适,回头没办法向潘庆交代。”

    这算什么话?徐潜顿时瞪大了双眼,感情你相罗家族是要两边下注,哪边都不想失,那我算怎么回事?

    心中悲愤难以言表,感情自己只是相罗家族的一个棋子而已。

    转念一想,也是,这些大家族高高在上惯了,别说他了,就算是整个潘氏在人家眼里恐怕也只是牟利工具而已,哪会真正把他们平等看待。只要家族利益所需,潘氏恐怕能随时被牺牲掉。

    相罗舍一瞧他反应,知他想法,忙道:“此事还有缓和的办法,两不误,你放心,我既然亲自在这里坐镇,就不会让潘凌月妄为,先把潘凌月扣下!”

    回头喝了声,“去个人,把潘凌月招过来,让她立刻过来!”

    “是!”立刻有人领命而去……

    楼阁内,见到只有孤北一个人回来,站在窗前回头的潘凌月问:“徐潜呢,他不肯过来么?”

    孤北犹豫了一下,回道:“他说稍候,马上就来。”

    跟了自己多年的人,潘凌月看出他神色有异,问:“还有什么瞒我不成?”

    孤北略有迟疑,“我感觉徐潜的反应有些不对。”

    潘凌月转身,盯着他,“怎么个不对法?”

    孤北摇头:“说不太清楚,但肯定和平常的那个徐助理不一样,感觉他在防备着我。”

    “防备…”潘凌月沉吟,脸色瞬间不太好看了,“为何要防备?”

    孤北又立马补了句,“可能是我想多了。”

    正这时,下面又有人快速跑上楼,“二小姐。”先对潘凌月恭敬一声,之后对孤北报:“徐助理没有过来,又回了大簿的庭院。”

    孤北:“继续盯着,出来了立刻告知。”

    “是。”来人再次离去。

    潘凌月转身面对窗口不语,面色深沉。

    没一会儿,相罗舍派来的人到了,直接上楼,也没其他招呼,见到潘凌月便直接道:“二小姐,大簿有请。”

    潘凌月立问:“大簿何事相召?”

    来人道:“那不是我该问的,不知道。”

    潘凌月:“好,容我稍作收拾,稍候便到。”

    来人不客气道:“没那个必要,大簿让你立刻过去。”

    潘凌月欲言又止,可最终还是不得不从,点了点头,跟了他去。

    孤北和勾星相视一眼,立刻跟上了。

    一行来到相罗舍落脚的院门外时,门口守卫未拦不说,请来一行的人还回头招呼了一声,“你们两个也进来。”

    本欲站在门口等的孤北和勾星一愣,但还是从命跟入。

    已入内的潘凌月却是猛然止步,猛然意识到了不对,平常大簿这里根本不会让闲杂人等闯入,今天似乎有些不正常。

    她再回头,只见几人闪过,已经拦在了门口,断了他们的退路。

    院子内部四周冒出的人更是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

    孤北和勾星四顾,内心一沉,也意识到了不对。

    领路人再次伸手,“二小姐,请!”

    潘凌月道:“我刚想起,有一物要呈献给大簿,容我去取,很快便来。”

    “不用了,回头再送来也不迟。”相罗舍的声音传来,几人回头看去,只见相罗舍已经从正厅现身了,站在门口屋檐下的台阶上负手而立,面带威仪。

    潘凌月知道麻烦了,怪自己妇人之仁迟疑不决,已经怀疑徐潜可能有问题还不早做决断。

    左右看了看虎视眈眈盯着的护卫,知道相罗舍的护卫个个都是高手,一脚踏入这里便由不得她了,召唤人也来不及,当即硬着头皮走到台阶下行礼,“见过大簿。”

    相罗舍都不带一点拐弯的,“二小姐,这次请你来,恐怕要委屈你一下。”

    潘凌月心惊,“大簿此话何意?”

    相罗舍抬手捋须道:“潘庆身陷囹圄,如今的潘氏人心不定,为免有人作乱,老夫必须稳住局面。二小姐暂且委屈一下,待潘庆归来,定将他掌上明珠完璧奉还!”说罢轻轻一挥手。

    立刻有人闪出,当场将潘凌月制住。

    孤北和勾星大惊,欲闪身上前救护,立刻被一圈人闪来围住,两人不得不背靠背警惕。

    围者中有人喝了声,“怎么,你们两个还想在这里动手不成?大簿说了,只是暂时委屈,若敢违逆,格杀勿论!”

    两人回头看向被制住的潘凌月,知道已无救出的可能,不得不慢慢放下了手,束手就擒。

    立刻有人围上,将二人给制住了。

    挣扎不动的潘凌月悲声呐喊,“徐潜,狼心狗肺的逆贼!大簿,我要见徐潜!”

    相罗舍:“暂时还是不见的好,免得言语不对伤了和气,他还有要事处理,你先下去好生安歇。”

    他手一挥,被抓三人立刻被带了下去看管。

    此时,徐潜才慢慢从厅内走了出来,面色阴沉,潘凌月那声“逆贼”他听的清清楚楚。

    事情突然就到了这个地步,这是他以前怎么都没想到的,仰天长呼出一口气来……
章节列表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