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云小说”最新网址:https://www.iayxs.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阿云小说 > 修真小说 > 前任无双 > 第一五四章 居然是真的

前任无双 第一五四章 居然是真的

章节列表
好书推荐:风流地煞师 撩火总裁潜规则 霸道总裁之娇妻宠成瘾 问道江湖记 国民千金宠上瘾 大唐首座 恋上傲娇女老师 残剑噬天 
    关家宴请后的归途中,依然是林渊驾车,坐在后面的张列辰一副酒足饭饱后的模样。

    副驾驶位陆红嫣脸上的笑容几乎没消过,如今她越发确定了关家在林渊心目中的份量。

    尤其是陶花,啧啧,那叫一个了得,满桌上下,除了张列辰敢顶几句嘴,余者简直无人敢招架,一副说的算舍我其谁的样子!

    哪怕是林渊一句话稍不对,也能被陶花给训的没脾气,也只有乖乖听着唯唯诺诺的份。

    敢这样教训王爷的人,能让王爷如此服服帖帖的人,她陆红嫣今天算是见识了,也越发知道该讨好谁了。

    一想起王爷那一脸尴尬却又无可奈何还得乖乖认的模样,陆红嫣心里就乐不停,连带着脸上的笑意都难以掩饰。

    回到一流馆后,张列辰多嘴了一句,“红嫣,你的房间已经给你收拾出来了。”

    陆红嫣却来了句,“辰叔,不用麻烦,一间就够了。”

    其他的话就不用多说了,张列辰哦哦两声,明白了,也不多说了。

    稍交流一顿各自休息时,张列辰也看到了,陆红嫣直接进了林渊的房间过夜。

    院内无人,张列辰抬头看了看星空,微微摇头,转身回了自己屋内……

    沐浴后的陆红嫣披头散发,坐在梳妆台前,卸下妆容的她,清丽可人,对着镜子想起什么,忽问道:“关家住的地方是不是有些不合适,要不要帮忙换换?”

    盘膝在榻上的林渊略默后说道:“我换不合适。你来了不一样,你家有钱说的过去,这事你来办吧。”

    陆红嫣懂了他的意思,笑了,“好,逗留期间我把这事处理好,一定让伯母一家满意。”说罢捋了捋长发起身了。

    款款走到榻旁,抬腿爬了上去,也趴到了林渊的后背,趴他肩头,在他耳畔含情脉脉道:“王爷,红嫣想你了。”

    林渊抬手拨了拨她那搂着的胳膊,“我今天没心情,护法吧!”

    他今天的确是没心情,莫名的心情有些烦躁,脑海里不时浮现秦仪的影子,而且还不时掺杂着当年和秦仪两情相悦时的秦仪的影子。

    这么久没见,居然没心情?陆红嫣神色僵了僵,但还是应下了,默默退开到旁护法,只是神色有些复杂。

    林渊已进入盘膝打坐的修炼状态……

    “放开我,放开,你们想干什么?”

    被拖入地下密室绑了起来的韩清儿惊恐大叫,但拖她进来的人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了。

    门一关,室内就剩了她一人,沉浸在无尽的惊恐中大声嘶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没有任何回应。

    密室上面是一座房子,房子门口,彭希绷着一张脸站在屋檐下。

    一脸紧张兮兮的周满玉拉了儿子的衣袖,“希儿,不会有事吧?”她亲眼目睹了哥哥的女人韩清儿被自己儿子下令抓起来的过程。

    韩清儿是她找借口给引诱过来的,当然也是她儿子安排的,韩清儿一到,她儿子就动手了。

    彭希寒着脸,“娘,你回去歇着吧,剩下的我会处理。”

    出了这样的事,周满玉如何能安心歇下。

    正这时,剑仙车墨来了,随手扔了几颗血淋淋的人头到台阶下,都是韩清儿身边随扈修士的首级。

    周满玉吓得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扭过头不敢多看。

    彭希转身宽慰道:“此事,儿自会处理,母亲先回避。”招手让人过来,把周满玉给扶走了,这才回头问车墨,“都解决了?”

    车墨:“解决了。”

    彭希立刻转身,回了屋内,也进了密道,径直抵达了地下室外,一把推开门走了进去。

    绑在刑架上的韩清儿一见他,当即大喊大叫道:“彭希,你如此妄为,你舅舅定不会放过你!立刻放了我,这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

    啪!彭希甩手就是一记耳光。

    韩清儿当场被打懵了,口角渗出了血迹,摇了摇头,才慢慢从懵懵中缓过神来。

    彭希手中已经提了跟铁钎,杵在了地上,“做都做了,怎么可能当做没发生过,这么大动静,舅舅回来后,凭舅舅的察觉能力,也不可能瞒过他。”

    韩清儿悲愤道:“你好大的胆子!”

    彭希淡定道:“其实也没什么,你算个什么东西?只是个陪我舅舅睡的女人而已,凭我舅舅的身份地位,不会缺女人,而我不一样,我是他的亲外甥,他唯一的亲外甥,未来的周氏继承人,我就算杀了你,舅舅也不会把我怎样?大不了再换个女人,天下最不缺的就是你这种女人。平常我供着你,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韩清儿厉声道:“彭希,我跟其他女人不一样,你如此妄为,你舅舅定不会放过你!你现在放了我,我回头还能帮你好言几句,不要执迷不悟。”

    彭希哦了声,“怎么个不一样法,说来听听,我倒要洗耳恭听。”

    韩清儿张口,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改了口,放缓了语气,“彭希,你我素无仇怨,为何如此?到底怎么了,你不妨说出来,肯定是有什么误会。都是一家人,误会解除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嗖!彭希手中铁钎突然插出,噗一声直接贯穿了韩清儿的胳膊,硬生生钉在了十字桩上。

    “啊……”韩清儿顿时一声凄厉惨叫。

    彭希松手了,铁钎还插着,“说吧,怎么个不一样法?”

    韩清儿跟了周满超之后,极得周满超的喜爱,加之本就漂亮,否则也入不了周满超的眼,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可谓痛的浑身上下瑟瑟发抖,一时间疼的说不出话来。

    彭希有耐心,等到她缓过来后,才道:“说,只要能说出不一样来,我便放过你。”

    韩清儿痛苦摇头,“你等着,你舅舅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是吗?”彭希抓了铁钎,拔着,却不肯一下拔出,而是慢慢拔着。

    这份痛苦比直接贯穿胳膊更残酷,韩清儿瑟瑟发抖的身体已是冷汗直流,美貌面庞上豆大的汗珠流淌不停。

    尽管如此,尽管大脑已经因为疼痛变得不清醒,可她还是不肯说出为什么。

    正因为如此,彭希脸色渐显扭曲,是什么事情让这女人宁死也不肯说出?是什么差别让这女人宁死不说?

    他已经隐隐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努力恢复平静后,抓着的铁钎骤然拔出。

    “啊!”韩清儿又是一声惨叫。

    带血的铁钎咚一声杵地,彭希平静道:“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不就是给舅舅生了个儿子么?”

    痛苦中的韩清儿竟因此话猛然抬头,一脸惊恐地看着他,却开口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她的反应,已经让彭希一颗心沉入了谷底,“你现在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动你了吧?你不说没关系,公虎召已经把孟肃招回了周府,我对你动手的时候,孟肃已经被公虎召控制住了。”

    这是实话,他和徐潜联系后,就立刻展开了动作,找到了公虎召,说服的理由以相罗舍为榜样,要求公虎召先控制住孟肃,避免他答应后会出乱子。

    这个简单好办,公虎召当即用借口把孟肃从不阙城给招了回来,见面后便直接控制了。

    韩清儿大惊失色,嘶喊道:“你想干什么?”

    看她反应,彭希面颊紧绷:“你不说也行,我倒要看看孟肃能不能忍住酷刑,他若也不说,我就宰了他,一了百了!”

    韩清儿大喊,“不要!不要!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哭了。

    彭希脸色铁青,“他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韩清儿泣不成声道:“是你舅舅的意思,说他年轻,怕他知道身世沉不住气,说你太聪明,露了端倪怕瞒不过你。”

    彭希喉结急剧耸动了一下,“孟肃是什么时候生下的?”

    韩清儿泪流满面,“就在我跟了你舅舅没几年后,就是我外出游玩了一年多未归的那次,孩子生下后,你舅舅安排了可靠的人抚养……”她哪能上彭希的手,有周满超在,没人动她还没事,彭希真对她动了手,针对性的稍微一诈,便什么都瞒不住了。“是我们错了,彭希,你放过他,放过我们母子,我们母子保证离开周氏不再回来。”

    彭希什么话都没说,慢慢转身,握着铁钎的手在颤抖,双臂在颤抖,走动的身子在瑟瑟发抖,一脸的不堪,整个人如同被抽干了精气神一般。

    没骗他!秦仪那女人没骗他,说的居然是真的!

    他无法想象,连他身在周氏这么多年都未察觉到丝毫端倪,他还刻意查过孟肃的来历背景,也没发现什么,秦仪怎么会知道的?

    那女人知道周氏这么大的秘密,面对周氏这么多年的打压,居然能一直忍住不用,竟然能等到这个时候才揭穿!

    对秦仪的恐怖,他又有了新的认识!

    当然,就算秦仪说的是假的,他这一动手,也没了回头路。

    “彭希,我们错了,求你…”

    “你们当然错了!”彭希头也不回,回臂一甩。

    噗!铁钎直接贯穿了韩清儿的胸口,深深钉入了木桩。

    韩清儿嘴唇颤抖着,渐渐有鲜血从口中流淌而出。

    “周满超……”彭希突挥臂握拳,仰天发出嘶吼,怒吼难掩其中的无尽悲鸣之意。
章节列表
新书推荐: